到底有没有孕妇感染弓形虫案例的官方统计数据?

小白娘 2019-08-01 106 0
0

明年准备备孕了,双方家长老早就开始洗脑要我把家里的猫猫送走,每次说起都是动物身上有病毒有虫,但是我家两只猫猫已经养了一年多了,要我送走不可能。我想如果有官方数据的话应该能说服他们把猫猫留下吧,一定要抗争到底!

最新文章

更多
本报讯(记者刘可通讯员陈明山)因为宠物狗在邻居门前方便过几次,遛狗的智障老人被房主手持木棍打伤,通州法院近日审结此案,判决打人者陈某赔偿医疗费等共计4万余元。 六旬老人刘某患有先天性脑膜炎,没有独立生活能力,自幼由父母照顾至今。去年8月22日傍晚,刘某在通州区宋庄镇草寺村里遛狗,途经陈某经营的小卖部。可能因为之前刘某的宠物狗在小卖部门口方便过几次,当他再次经过陈某家门口时,陈某妻子出来对刘某破口大骂,双方理论了几句后就各自离开。没想到晚上九点左右,陈某到刘某家就所谓吵架一事与刘某“理论”,争吵中,陈某手持木棍将刘某打伤,造成刘某全身多处受伤。 事发后,刘某前往通州区潞河医院救治,经诊断为头外伤后神经反应,脑外伤后综合征。2014年9月18日,通州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陈某行政拘留十日、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今年4月,刘某起诉至通州法院,要求陈某赔偿其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近8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本案中,陈某因琐事与刘某发生纠纷后,将刘某打伤,事发后陈某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应确认陈某承担此次事件的全部责任。最终,法院判决陈某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41000余元。 作者:刘可陈明山
  ▲擦把汗,吃根雪糕,多少能缓解疲劳提提神。   文/本报记者邵闯实习生王七可图/首席记者李传报   24日,本报记者走基层的脚步来到沙河口区星海广场附近,体验园林工人作业的同时,也与爱心企业蒙牛乳业的志愿者一起,为他们送去清凉解渴的“绿色心情”雪糕。   退休后找乐爱上园林工作   7时30分,70岁的胡培三准时出现在星海广场附近的作业区,他是沙河口区园林管理处高尔基路所的一名园林工人。老人与其他工友一起,蹲在绿草地上,挥舞着铁耙子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除杂草、装袋、倾倒、返回……每天10余个小时的工作量,不仅没有令老人吃不消,反而增强了他浓厚的兴趣。胡培三告诉,他是军人出身,退休后,老人闲不住找了这份园林工作,一干便上了瘾。   经常遇到狗屎最让他们头疼   胡培三做了4年园林工人,负责从玉华小学到星海公园附近区域。草坪除草、垃圾清扫、植被栽种等是胡培三的工作内容。老人坦言,这些工作都不轻快,尤其是种植草坪。搬运草的时候他常常累得呼呼直喘,休息好几天才能缓过来。胡培三说,最难受的是雨后或是草坪浇完水,被太阳晒得热浪上涌,比干燥时的温度要高出10多摄氏度,不仅热而且潮湿,浓重的湿气让人容易患病,但即便这样大家依然坚守岗位。   草坪上时常出现宠物猫狗的粪便,甚至在相对隐蔽处还会遇到人屎,若不及时清理,青草可能会受影响。有时没有工具,只得动手用纸将狗屎捡走。   小小雪糕带来一丝清凉   为了体验园林工人的艰辛与不易,记者效仿着他们蹲在草坪上挥舞着铁耙子开始清除杂草。在火辣的阳光照射下,尽管工作强度不大,但记者却已汗流浃背。因业务不熟练,很多青草都被弄断了。“我带你体验下潮湿。”沙河口区园林管理处高尔基路所刘所长把记者领到刚浇完水的一片草地上,刚蹲下,记者就感到一股热浪由下而上将身体包围,潮湿的热气让人难以忍受。   为了助工人们解渴祛暑,爱心企业蒙牛乳业免费为他们提供了清凉可口的“绿色心情”雪糕。工人老张说,尽管雪糕常吃,但免费送来的还是让他觉得心里舒坦。“这说明大家关注到我们这一行了。”志愿者小吴说,这次的接触和体验让他很受教育,真心盼望市民少扔垃圾,爱护草坪,养宠物的要处理好宠物的粪便。   本期走基层职业:   园林工人   地点:星海广场附近
  去年2月,林丽(化名)到宠物店给狗美容,不料被另一条阿拉斯加犬咬伤了脸部。因为受伤加上受到惊吓,这场意外导致已经怀孕的林丽流产。经过治疗,林丽脸上还有明显疤痕。为了索赔,她多次找到狗主人和宠物店交涉,但一直未达成一致意见。无奈之下,只好将狗主人和宠物店告上法庭,索赔各项损失共计7万余元。近日,该案在南京秦淮法院开庭审理。通讯员秦研见习记者姚茜现代快报记者王瑞   意外   宠物店内被咬伤脸   去年2月,林丽到一家宠物店给自己的宠物狗美容,没想到坐在椅子上等候期间,有一只同样来美容的阿拉斯加犬冲上来,在她的脸上咬了一口。事情发生后,林丽被立即送往医院救治。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已经怀孕了,而由于受到惊吓和药物治疗,除了脸部受伤外,这场意外还直接导致了流产。   经过治疗,林丽的脸上依然留下了疤痕,而除了身体受伤外,失去孩子对她的精神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事情发生后,狗主人丁某赶到医院,为林丽支付了6000多元的医疗费。可这与实际治疗费相差甚远,更不要说林丽后期脸部整容和美容所需要的费用。为了讨要说法,林丽将狗主人丁某以及宠物店都告上了法庭,索赔医疗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7万余元。   庭审   狗主人宠物店相互推诿   法庭上,对于此次事故的责任,狗主人丁某和宠物店均认为在对方身上。丁某表示,事情发生在宠物店内,自己也是消费者,事情发生后他已经承担了一定的医疗费用,而宠物店作为经营者,对这件事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宠物店则认为,狗咬人是因为丁某没有把狗牵住,才导致了事情的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南京市养犬管理条例》的规定,南京市长江以南、绕城公路以内的区域为养犬重点管理区,不得饲养烈性犬、大型犬。在重点管理区,养犬实行登记制度;携犬出户的,犬只应当挂犬牌、束犬链,并由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牵领。而丁某养的阿拉斯加犬明显属于大型犬,并且并未按照规定采取拴系束犬链牵领、戴嘴套等安全措施。   判决   狗主人承担7成责任   秦淮法院审理后认为,宠物店从事以宠物美容、寄养等为内容的经营活动,对宠物的防患意识应当高于顾客,也有责任保障顾客的安全。可事发宠物店在没有采取任何安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任由一只大型犬在店内随意活动,导致林丽被咬,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而丁某违反《南京市养犬管理条例》养狗,又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已经对他人安全造成潜在威胁。林丽并未有任何不当举措。   最终,法院依法判决,丁某与宠物店老板赔偿林丽各项损失共计4.5万元。其中,丁某没有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受损害,应该承担70%的赔偿责任,赔偿3.15万元;宠物店老板任由狗在店内随意活动,导致林丽被狗咬伤,应该承担30%的赔偿责任,赔偿1.35万元。

领养推荐

更多

小奶狗

流浪狗收养,狗狗很乖很听话很粘人很健康 暂无

上海美短虎斑加白小偿萌死人不要命那种咩

原生家里猫咪,妈妈是加白,爸爸是标斑。。爸爸有宠物级证书。图12是妹妹,漂亮又粘人,妹妹是泪痕哦现在已经治好了,滴眼药水就行 图45是绿眼睛弟弟,超级粘人,喜欢抓他的小肚子,花色正, 家里猫咪太多了,小家伙们养不起咯,希望大佬们赶紧领走。。猫咪性格很好,很粘人,主要颜值高。。现在猫咪3个月,正是领养的好时候哦 18516643565

豆丁

狗狗就是自己的孩子,要多一点陪伴。我就是缺少时间陪伴。所以找找有爱心的新主? 有爱心,多一点陪伴